Baby Face~o(≧ω≦)o~

我將我的傷疤,痛楚,快樂,赤裸裸的袒露在外。一直很安靜。

最近衰神附身了吧?

其實滴誒四。是個百分之百很邪惡的人。嗯。的確如此。[滴誒四:是呀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好人~~咪:無言,滴汗ing...]於是減肥的辦法不是被滴誒四踹進游泳池,也不是跑步跑到累死我,而是我跳到滴誒四身上對他進行暴力,嗯暴力!咬啊,打啊,踢啊,給我統統上!當然,我覺得,在我咬好打好踢好后,我會汗流浹背。這,不是重點,這,我想滴誒四會做出惡劣的行爲!就是壓倒……於是,世界末日開始了,哦不,這不是世界末日,世界末日是我會反撲滴誒四,這也不是世界末日…[到底是什麽!]世界末日是我反撲完畢后滴誒四的反撲!= =|...這才是,真正的世界末日阿~~~我怨天怨地怨三鹿![給我滾……|||]

我的確要對BOSS申請再也不和棒子還有日本鬼子來往了。兔奶奶滴各個都是腦殘!你個日本鬼子穿著CK内褲了不起啊!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,是不是要我帶副CHANEL墨鏡在你面前走幾步你開心啊!真鬱悶。
高麗棒子更腦殘,人家日本鬼子起碼掏錢掏得爽快,棒子居然說,啊?還要交錢啊?我想你不是廢話麽?你不交錢難道要我們公司免費給你做麽?你大概一直在做我平時做的事情,那就是……捏鼻子——做夢!哼~
於是這兩個國家的確腦殘的很,我考慮著要不要寫這份申請書…拒絕日本鬼子&高麗棒子的來訪以及生意關係。嗯,讓我好好想想真這麽寫了會不會被老闆踹出公司大門呢……嗯,讓我好好想想。扶額...

我也是個偉大的人啊。昨天感冒流鼻涕喉嚨痛頭痛都來了。哦喲這個叫嗲阿,我以前覺得那些治療感冒的廣告說的太誇張了,怎麽可能都來呢?昨天我信了,我徹徹底底的信了!於是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對,就是被日本鬼子拖了一個小時!上了車我居然睡著了!睡着了沒關係反正我經常得,我睜開眼睛發現我睡在一個陌生人身上……而且是個不折不扣得男人!愣住,老天阿你是去洗澡了吧!那男的看我醒了,看了我一眼,繼續打PSP...- -...我馬上下車,還好到站了,囧死我了好不好嘛~~到家,馬上躺床上去了,我想我難過得已經要命了……

這幾天...是不是衰神附身了?有這可能。好吧我要去慢慢思考該怎麽趕走衰神了。哦對了,我還要去想是否有必要寫那個申請書了...嗯好我去了。但願今天上帝洗澡洗好了,哦彌陀佛……

留言:

上帝用的不是哦米拖佛。。。

滴誒四你可不可以八要揭穿我...就一次也行阿~~~

留言:投稿

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

HOME このページの一番上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