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by Face~o(≧ω≦)o~

我將我的傷疤,痛楚,快樂,赤裸裸的袒露在外。一直很安靜。

够了

刪了寫,寫了刪,反反復復,問自己在干什麽?於是內心回答我,不知道。
無意義的做很多事情,敗很多金錢,這不是我的一貫作風。
又選擇了讓自己消失在眾人眼中,這更不是我會做出的。

怎麼了?沒什麽。
很多人這樣問我,我同樣這樣回答。沒怎么就是沒怎么。
就是想不讓你們看到我,我好不好也不要知道……77在我走后發了一條簡訊給我:
終於有點小孩子脾氣了,終於會任性了麼?
這條簡訊讓我愣在路邊很久很久很久。終於?會了嘛?
因為怎麼也想不通,還是走過了馬路。
深夜十一點。

一天后的生日。該用什麽去紀念那特殊的日子?真的很Special。
還是選擇打洞麼?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,有多少皮膚還是完整的?嘴巴上的,肚臍上的,雖然已經滅亡。我不會死心的。只是一直很疑惑爲什麽自己那麼gin,耳朵上偏偏不去打。很多人疑惑爲什麽我沒耳洞。我也在想,爲什麽不去打呢?那一點不痛啊…也許是執念,也許不是痛不痛的問題,我不想觸碰那裡。似乎心底有些事情我慢慢明白。這一次生日,我很想去紋身。去不去?或者是在左邊嘴巴上打洞,那麼就是嘴巴上,左,右,中間都有了。這個悲哀是不是很厲害?很多事情,YY,說對了。因為本體是一樣的,是紋身還是打洞,我需要用餘下的30個小時去想明白。
只是不管紋身和打洞,都成就了一個故事,一個說不出的故事。
一個連悲哀,都不能袒露在你們面前的……人。

不會回頭了。不會再失去自己了。
够了!

留言:

留言:投稿

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

HOME このページの一番上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