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by Face~o(≧ω≦)o~

我將我的傷疤,痛楚,快樂,赤裸裸的袒露在外。一直很安靜。

够了

刪了寫,寫了刪,反反復復,問自己在干什麽?於是內心回答我,不知道。
無意義的做很多事情,敗很多金錢,這不是我的一貫作風。
又選擇了讓自己消失在眾人眼中,這更不是我會做出的。

怎麼了?沒什麽。
很多人這樣問我,我同樣這樣回答。沒怎么就是沒怎么。
就是想不讓你們看到我,我好不好也不要知道……77在我走后發了一條簡訊給我:
終於有點小孩子脾氣了,終於會任性了麼?
這條簡訊讓我愣在路邊很久很久很久。終於?會了嘛?
因為怎麼也想不通,還是走過了馬路。
深夜十一點。

一天后的生日。該用什麽去紀念那特殊的日子?真的很Special。
還是選擇打洞麼?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,有多少皮膚還是完整的?嘴巴上的,肚臍上的,雖然已經滅亡。我不會死心的。只是一直很疑惑爲什麽自己那麼gin,耳朵上偏偏不去打。很多人疑惑爲什麽我沒耳洞。我也在想,爲什麽不去打呢?那一點不痛啊…也許是執念,也許不是痛不痛的問題,我不想觸碰那裡。似乎心底有些事情我慢慢明白。這一次生日,我很想去紋身。去不去?或者是在左邊嘴巴上打洞,那麼就是嘴巴上,左,右,中間都有了。這個悲哀是不是很厲害?很多事情,YY,說對了。因為本體是一樣的,是紋身還是打洞,我需要用餘下的30個小時去想明白。
只是不管紋身和打洞,都成就了一個故事,一個說不出的故事。
一個連悲哀,都不能袒露在你們面前的……人。

不會回頭了。不會再失去自己了。
够了!

身不由己

呵呵,最身不由己的。是踏上社會。

呵呵。我將我那殘缺的心,剝在你面前。你敢看麽?

呵呵。我身不由己的,選擇義無反顧往前。不管是走也好,沖也好。
那是無奈得。
那是痛苦得。
那是我的身不由己!

又是一星期咯

今天還滿冷的,早上在車子上睡覺,不知道誰把窗戶打開的,那風吹在臉上,身子上,那叫冷的阿!我氣憤得関了窗子,哼。繼續睡覺。
“曹傢渡到了,請下車,開門請黨心。”我瞬間激活了……馬上醒來,不是我在曹傢渡工作,而是再過兩站我就要到站了,再不清醒我可能會睡過頭……這個,不要見怪不怪呐...
下車后買了點章魚小丸子來刺激我的神經。[ 因爲灰常燙嘴= = ]於是我在十字路口完全清醒了…[ 死吧!其實比迷糊好那麽一點點~ ]隨即買了飯糰,要知道我早上空腹乘車阿,很難過這樣,鬱悶。不過誰叫我賴床賴的那麽厲害呀,阿哈哈!買好一到辦公室,BOSS就說,和我出去一次。我眼前一黑,說實話我很想暈過去。真的。我飯糰還沒吃啊!我橙汁還沒喝阿!就這麽出去阿?吐血……無奈,乖乖跟著BOSS出門,TAXI,到別的公司,辦理,於是再次TAXI,囘公司,吃早飯……[ 我哭 ]繼續工作。

今天不是很開心,縂有很多煩心事。
問自己是什麽事情困擾著。回答不出,或者我壓根不想去回答。
那,咪,乖,不要去想了。你是快樂得。

聼我嘮叨吧~

好久八去正陽了於是和滴誒四約好下班去。GGXX啊~~鐵拳啊~~KOF啊~~其實最喜歡的還是釣娃娃,雖然一個也沒掉到過是伐…這個忽略吧~釣娃娃就是在扔硬幣。扔錢這樣描述比較妥當。扔錢吧孩子~正陽在撈錢啊~太坏了,我什麽時候也去開個遊戲機房,撈一大筆錢上來才罷休![做夢吧,捏鼻子做夢吧我!面壁去……]

萌爆!GGXX萌到爆!和搭子昨晚蕩漾了一天了~~話説搭子叫我出I-NO呀,我NO NO NO...這個太禦姐了,不過她又很好心的說,你也可以出MILLIA,我覺得不錯可以考慮,而搭子也不確定自己要出啥。於是在蕩漾后,我們開始糾結了。扶額...到底什麽才適合……掙扎啊~~

早上乘車的時候,後面的女的踩了我一腳,我沒叫她倒先“啊————”得叫了起來,滿車的人都回頭看著她,然後轉向我……暈,搞得像我踩她一樣的,怎麽這樣的啊!我恨她,好恨好恨~~氣鼓鼓..我那扭曲的臉呐~

於是下車準備去工商銀行提錢,可發現機器都坏了提不出。轉身要走,突然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,我猛回頭一看,是一對外囯夫妻,他們用英語問我,cash money? 老實説我英語比較糟糕,於是第一遍真的麽聼明白,第二遍他們說,我懂了,於是,Oh NO!No cash money,please go ahead,there are so many bank wait you...||| 黨我說完這些我深呼吸,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語法錯誤,就算有我也不知道了,因爲那對外囯夫婦對我說,Oh..girl..thank you! 我馬上笑了笑,Bye..低頭再看手錶。我暈快遲到了,我早飯都麽吃只能買杯奶茶……哭泣,現在肚子好餓啊…555我要次早飯!

到了公司,開QQ,看到開開和我說,M2要找幾個男生去,儅鴨子?於是開開十分鄙視我說,是來增加現場氣氛!而且吳建豪也來。説實在得,吳建豪現在真的越來越讚了~好吧開開我就幫你宣傳下吧,私底請感謝我吧~那就請我次飯飯吧~> <~~[去死吧,我要減肥!]

這個星期過的哈快,我還沒來得及數一二三,就沒了= =。
喂其實我很忙得,因爲我發現星期六排練星期天看布料我又要瘋掉了!TAT...

最近衰神附身了吧?

其實滴誒四。是個百分之百很邪惡的人。嗯。的確如此。[滴誒四:是呀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好人~~咪:無言,滴汗ing...]於是減肥的辦法不是被滴誒四踹進游泳池,也不是跑步跑到累死我,而是我跳到滴誒四身上對他進行暴力,嗯暴力!咬啊,打啊,踢啊,給我統統上!當然,我覺得,在我咬好打好踢好后,我會汗流浹背。這,不是重點,這,我想滴誒四會做出惡劣的行爲!就是壓倒……於是,世界末日開始了,哦不,這不是世界末日,世界末日是我會反撲滴誒四,這也不是世界末日…[到底是什麽!]世界末日是我反撲完畢后滴誒四的反撲!= =|...這才是,真正的世界末日阿~~~我怨天怨地怨三鹿![給我滾……|||]

我的確要對BOSS申請再也不和棒子還有日本鬼子來往了。兔奶奶滴各個都是腦殘!你個日本鬼子穿著CK内褲了不起啊!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,是不是要我帶副CHANEL墨鏡在你面前走幾步你開心啊!真鬱悶。
高麗棒子更腦殘,人家日本鬼子起碼掏錢掏得爽快,棒子居然說,啊?還要交錢啊?我想你不是廢話麽?你不交錢難道要我們公司免費給你做麽?你大概一直在做我平時做的事情,那就是……捏鼻子——做夢!哼~
於是這兩個國家的確腦殘的很,我考慮著要不要寫這份申請書…拒絕日本鬼子&高麗棒子的來訪以及生意關係。嗯,讓我好好想想真這麽寫了會不會被老闆踹出公司大門呢……嗯,讓我好好想想。扶額...

我也是個偉大的人啊。昨天感冒流鼻涕喉嚨痛頭痛都來了。哦喲這個叫嗲阿,我以前覺得那些治療感冒的廣告說的太誇張了,怎麽可能都來呢?昨天我信了,我徹徹底底的信了!於是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對,就是被日本鬼子拖了一個小時!上了車我居然睡著了!睡着了沒關係反正我經常得,我睜開眼睛發現我睡在一個陌生人身上……而且是個不折不扣得男人!愣住,老天阿你是去洗澡了吧!那男的看我醒了,看了我一眼,繼續打PSP...- -...我馬上下車,還好到站了,囧死我了好不好嘛~~到家,馬上躺床上去了,我想我難過得已經要命了……

這幾天...是不是衰神附身了?有這可能。好吧我要去慢慢思考該怎麽趕走衰神了。哦對了,我還要去想是否有必要寫那個申請書了...嗯好我去了。但願今天上帝洗澡洗好了,哦彌陀佛……

想標題無能

其實,我并不是那種話很多的女生。也許你們都不相信。
有時候我也對自己很詫異,可是這是事實。看上去一很放得開的女生,爲什麽在別人面前,就開始不說話,開始悶了呢?只是害羞罷了。真的。其實咪咪就是這樣一女生。你信麼?

沒很多人看到的那麼…怎麼說呢,無法用言語表達。
但還是御姐的樣子啊……【被PIA飛……】還是很豪爽,哈哈,這點大家都同意額~而且人人看到我都覺得我起碼20或者20+了,【眾:難道不是麼?咪:你們給我去死!本姑娘年輕的很啊啊啊~~~】其實我真實年齡是…【被消音……】算了保留吧~~哈哈,我尊邪惡...=V=

於是說最近人不運動而且長期辦公室坐著,胖了,再次胖了,555~~姑娘我要減肥!SO..拉著滴欸四,鍛煉去咯~~滴欸四說好咯,不准欺負我額,否則就耍無賴呀~~~哼哼哼,還有不准把我踹進游泳池,我慢慢來還不行麼…顫抖...當初的陰影啊!到現在還麼消除,可想而知有多厲害 TAT...

默默……一篇毫無頭緒的文章誕生了。於是我可以抓著自己的頭髮扔下窗戶了……

生活Go on

開始上班了,周末總是那麽快就過去了。汗,怎麽能那麽快呀!我都沒怎麽好好休息…[廢話,你星期六一天都在排練,星期天下午三點才起來,當然感覺沒有好好休息啊!]上班上班上班,雖然說上班可以拿到工錢,可的確是沒什麽樂趣可言。
缺少了什麽,得到了什麽。我們在這流年中顯然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。
這就是我們一直想要得生活麽?
想想我們這樣一生,都在忙碌的工作賺錢,就這樣一生。似乎缺乏動力了。
也許有些動力,是別人給予的。但我希望我的動力,是自己給自己的。我相信,我可以。

這樣的一天一天過的的確快,以前讀書還要快因爲我一整天都在睡覺。
一整天?嗯,一整天的好嘛!
於是在學校我是睡神。這稱號誰都無法取代。因爲一整天的好嘛?
只是我明白,那些青春歲月時光,一去不復返。
但現在不是追念的時候,我想我必須往前看,往前走。
我想,我不能退后了。嗯是的。

請大步往前走,不再逗留。
請不要往後看,不再留戀。

我真能

昨天是幻4團的排練,於是大清早和搭子跑過去,看到次幫一個人很孤單的坐在地上…ORZ...次幫我們來陪你了,陪是沒有代價的。哭泣。
於是說,只要是自己喜歡額團就算排練一天也覺得很開心。各位幻4的親愛們,袖姐愛你們,哈哈!~mua~~

隨即真的走死我了,因為教練和野貓在三林等我看紋身,對不起啊野貓教練~咪咪我那么晚來…555我錯了啊啊~~闊死。【但是要排練排練的嘛~~】於是到了那邊就是晚上十點了,我認命吧。內麼回家車子啊麼了,只能靠11路了,大感謝野貓和教練陪我走那麼長那麼長那麼長額路還要找ATM...我說!浦東那麼為撒麼ATM啦,那麼少一剛。

回家凌晨三點睡覺額,於是乎今天下午三點起來,我太能睡了。
我太能能。

<說好的幸福>聽的很酸。但沒事。

意想不到的苦痛

昨天下車,鏈子勾住了我的臍環。臍環從肚皮上掉了下來。然後。肚臍上的肉,也沒了。
是不是感覺很噁心?呵呵。我的身體好殘缺好殘缺。一點也不完整。只是我多麽想要個完整的身體,我多麽想啊。爲什麽,不行呢?
那塊肉缺了,我看到當中空了,它們腫起來了。我想哭。我很想哭。那時候不管身邊有誰我肯定趴在他們身上大哭一場。可是我身邊,沒有人啊!

臍環從我身體抽出來了。一瞬間我無法呼吸,呼吸好困難,我真的好難受。像憋在水裏透不過氣來。我像是缺水的魚,在陸地上掙扎。可是誰也不會好心的把我送囘海洋。我沒有誇張,我真的無法呼吸,好困難。我真的很難受。卻不能說出任何話。那時候我想了斷我自己。我真這麽想。可是又覺得這樣的自己,真沒用,真鄙視這樣想的我。
我真的很難受。卻沒有任何人能知道。

回家M了YY...我想我是真的承受不住了。YY也和我說了很多,其實YY和我因爲都是天蠍座所以特別能懂。很說的來。有些時候快樂了別人,痛苦了自己。真的。YY說他明白,那些洞不是炫耀,如果是炫耀我爲什麽不帶環而帶棒子呢?

那是痛苦啊,滿滿的在我眼中的,是痛苦啊。灑滿整片大地。
勾起了的痛苦,原本已經淡忘。
但逼著我又再一次記起。
那痛苦的難過,從前的悲傷。
幻化成昨日的暈眩,近日的頭疼。

感覺而已

早上王國登陸不上去,暈,也不知道是公司電腦破爛,還是王國仍舊RP...好吧,爲了維護公司合法權益,我就選擇了後者,王國仍舊RP...[於是被衆王國的親抽…包括斑竹…]

好吧黨我昨天對搭子說在11月11號我們要干嘛干嘛后,搭子說:你的思維果然是嗲阿。我在電腦前得意得想,那不是……廢話麽。老子我思想跳躍的太快了,以至於很多人跟不上[衆:P嘞~~~]那麽決定了很多很多東西后,我和搭子激情阿激情!我和搭子有個共同點一是速度派,二是SOLO一族,三是我們要很快拿到衣服,否則我們會沒激情的…好囧。那,是伐啦~~~於是只能不停的催裁縫了。我親愛的裁縫,抱歉了…|||

棚拍是愉快得,哈哈,在我們選擇好某樣東西后,我和搭子愉快地決定了棚拍要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才去,哈哈,哦喲你不就怕小内褲露出來嘛~~草莓...草莓…[希望搭子伐要看到,否則要抽我了...]

昨天幫那個誰誰誰發消息,結果睡著了。早上他來問候我了,這蠻好,哈哈。
我喜歡的只是這個感覺而已。被人問候的感覺…或者說,是關心。

哦米拖佛我謝謝你了FC2

FC2...我好來謝謝你伐?前段日子申請的blog125你幫我關關掉算撒意思了?知道我寫了多少東西伐?我真想問候你全家你知道伐?

下午在公司包括回家找了一整天比較好的blog,兜兜轉轉還是回到FC2了,我冊那我哈鬱悶呀!你別在給我出撒問題了好伐,我謝謝你一家哦!

媽的氣死了,什麽都沒了,高興了?
還是說你本該不屬於我,而你這次是真的走了。而已。

HOME このページの一番上へ